茶梨

【生贺】呼吸

圈地自萌  不要上升不要上升  不要上升!!!!!!!你上升我上你哦!!!!!!!

 

沙雕文笔  看看就好  蒸煮太甜惹呜呜呜  搞不过他们   

 

赠 @4444 

 

 

 

 

孤存觉得,自己有些醉了,其实他今天没喝多少,心情不好的时候,可能真的容易醉吧。他看到群里在讨论,17今天到上海了。“距离有、近的”孤存想着,嘴角扯出了一抹微不可察的笑容,他有点想青木川了,青木川说过以后他每一年的生日,他都会陪着的,彼时两人还在皇族,同盖着一床被子,青木川搂着孤存,轻轻的拍着孤存的背“睡吧宝宝,以后每一年你的生日我都陪你过,给你买最甜最大的蛋糕”回忆起那时候,即便条件再苦,也是甜的,青木川这个b看来今年要失约了,想到这里,孤存皱了皱眉眼睛也有些酸了。“青木川 这个混蛋 怎么可以这样该做的都做了  说不理就不理了”。 上次黄金塞之后,他们就再没见过面,甚至都没好好的说过话。黄金赛结束后发生的事,横在两人的中间,谁都不愿意主动提起,却也实在没办法当做没发生过。

 

黄金赛结束后,孤存他们要连夜回杭州,在后台遇到孤存的时候,孤存刚从厕所出来,站在门口甩着手上的水,“真可爱呀”青木川想,二哥兽比他们商量等下去哪里解决晚饭,本来是有准备给青木川搞生日会的,只是17黄金赛的成绩不尽如人意,便作罢了,兽也看到孤存了,便拍了拍青木川的肩膀“快去吧,我们在大厅等你”“OK,我去去就来”

青木川快步的走到孤存身边,“宝贝儿,等我呢?”

“你他妈的 在说 什么 b话 我.......”

“我也想你啦”眼看着孤存的脸肉眼可见的变红,青木川存了心想欺负欺负他,小孩儿脸红太可爱了叭,想.....卧槽,青木川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连忙摇了摇头。

“你  在 想什么呢?”孤存看着青木川脸上一会儿一个表情,以为他还在为比赛的事懊恼,便小心翼翼的开口,“其实 你今天 打的也还可以 就是细节上还有些问题 你 别着急 慢慢来  你回去了 也可以  找我双排 我带带你........”

青木川看着孤存碎碎念的样子,心中某个地方突然就炸开了,他不想在等了,这么好的人,万一哪天就被拐走了呢“孤存”青木川的语气突然变得很郑重

“嗯~”孤存抬头,认真的看着青木川

“接下来我要做的事,是因为你是孤存,而我是青木川,与别的都没关系,懂了吗”

孤存还在反应青木川说这句话的意思,便被青木川拖进了厕所的隔间,青木川把孤存抵在隔间的门上,孤存有些慌了“你 你干......”话还没说完,青木川便俯身吻了上去,先是试探着舔舐,轻轻的吮吸着孤存的嘴唇,然后便空出一只手捏住孤存的下巴轻声的哄着“宝宝,乖,把嘴巴张开”孤存哪受得了这种撩拨呀,“你.......”青木川趁势将舌头伸进了孤存的嘴里,缠着孤存的舌头加深了这个吻,狭小的空间里发出了啧啧的水声,外面是来来往往的人群,这种感觉真的太惊险刺激了,孤存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。青木川吻得动情,手上也开始不老实了,手从孤存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,粗暴的揉捏着孤存的每一寸皮肤,孤存被吻得有些脱力了,都快站不住了,青木川伸手搂住孤存的腰,几乎是将孤存半抱了起来,不由得与孤存靠的更近,下身也忍不住贴着孤存磨蹭了起来,孤存被他这个动作吓到了,下意识的想要躲开,“宝宝,别动,让我蹭蹭”青木川抬头看见孤存的脸都憋红了,轻笑了一声“宝宝,你怎么不换气呀,生憋着呀”说完轻轻咬了下孤存的耳垂。孤存的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,打破了暧昧的气氛。肯尼他们准备走了,问孤存在哪里。

“走,我们出去”青木川拉着孤存,孤存却没有动,“怎么啦,舍不......”青木川回头就看见孤存红着眼睛,都快哭了,他有点慌了“怎么啦,宝贝儿,你别.....”孤存打开青木川伸过来想要帮他擦眼泪的手,看着青木川一字一句的说“青木川 我 把你 当朋友 的”说完便离开了,青木川这时候才意识到,太心急了,孤存和自己不同,他需要一个缓冲的过程,而自己却不由分说的压着人一顿亲,是个人都要吓坏了,他倒是不怀疑孤存对他的感情,孤存需要的是时间而已,多久青木川都可以等,只要最后是孤存就好。

“怎么回事,我看孤存红着眼睛走了”兽进来看到青木川靠着洗手台出神

青木川笑了笑说道:“没事,我太心急 吓到存存了”说完舔舔嘴唇,“我家宝宝真甜呀”

兽:“?????????”

 

肯尼看着坐在角落里心不在焉的孤存,无奈的叹了口气,拿出手机给青木川发了一条消息。

“怎么回事小老弟,惹到我们孤存啦”

 

青木川收到肯尼消息的时候刚刚落地,上海有些冷,短衣短裤的青木川觉得自己快被冷风带走了 “卧槽尼玛 怎么这么冷”青木川没忍住发了一句牢骚,“等你见到你的小宝贝存的时候就不冷了”马牛牛如是说道。“滚啊”提到孤存,青木川的笑意都藏不住了。

“太gay了,卧槽”马牛牛开始了,“是吧,兽” 

“你可消停会儿吧”兽看了一眼青木川“你连夜过去吗”

“嗯,中秋节要团圆呀”

“川儿,我知道不该劝你,但是这条路不好走”

“我妈都劝不动我,谁劝都没用,我认定马诗恒了”

“行,多的我也不说了,你注意点,别又吓到人家孩子”

“好,放心吧”

青木川看着微信置顶,孤存已经很多天没联系过他了,他知道小朋友是别扭了,他不着急,慢慢来嘛,青木川正想着给孤存发个什么消息,肯尼的消息就来了“嘶,他的孤存?卧槽,欠安排”

“你在说你妈了”

“??????”

“孤存是我的”

“??????行吧,那你不哄哄你的孤存”

“我家宝贝咋啦”

肯尼忍住想吐并且想通过网线打人的冲动给青木川发了一张照片“你他妈的自己看”

青木川看到照片的时候心都揪起来了,他恨不得立马就到那人身边抱抱他说想他说爱他,这样的孤存,他太心疼了

“我两个小时后到”

“????????”

“你们在哪儿”

单身狗肯尼反应了两秒,终于明白青木川的意思了,火速发了 KTV的地址给青木川“卧槽 真男人”

“你先别告诉他”

“OK  明白  我嘴贼严”太久没搞事的肯尼老师开始兴奋了“要我帮忙不,这方面我有经验”

“你个单身狗懂个锤子,别说露馅就行了”

“??????对方拉黑了你并带着你的宝贝孤存跑路了”

“帮我订个酒店吧,环境好点儿的,东西也准备下  懂点儿事儿”

“??????”肯尼佛了,现在基佬都这么理直气壮的吗,肯尼拒绝吃狗粮,强给肯尼塞狗粮的后果很严重,于是,十分钟后,嘴贼严的肯尼把青木川要来的事告诉了除开孤存以外的所有人。

生日会结束的时候已经三点多了,孤存不知道是困了还是真的喝多了,头晕晕的,他想着明天到上海了他得去找一下青木川,那个b说好教他换气的。从KTV出来的时候,西西搂着他的肩膀说个没完,推门出去的时候,冷风一吹,孤存觉得自己清醒了很多,然后他抬头,看到了阶梯上站着的青木川,逆着光看不太清楚,孤存笑自己都有幻觉了吗?然后他看肯尼走过去和那人说话了....卧槽  说话了  真的青木川?!!!!!!!青木川怎么来了,他来看自己的吗?他不是今天才到上海吗 怎么穿这么少 杭州都降温了 这个b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吗

青木川看见孤存一直盯着自己,笑了笑走过去“怎么啦 宝贝儿 看到我都说不出话来啦”

夏天他们开始起哄,孤存的脸又红了,蜜蜂看见孤存害羞的都不会说话了,大手一挥,“走走走,都回基地啦 明天还要搬家 至于孤存 留下来和兄弟战队的兄弟交流交流感情吧”

等大家都走之后,就只剩孤存和青木川了,青木川搂过孤存“好啦 他们都走啦 中秋快乐哦宝贝”

“你 怎么 来啦”

“我这不是怕我不来你寂寞吗”

“滚”

“生日快乐呀宝宝”

“嗯 你也是 ”上次都没来得及说一句生日快乐

“生日许了什么愿啊”

“没许”

青木川以为孤存是为难了“也是,说出来就不灵啦”

“我现在 许 一个”孤存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低着头不敢看青木川“希望19岁的时候可以学会在你吻我的时候呼吸”

 

TBC